梦之旅的文章

时间:2018-03-16    阅读:31 次   

  
  篇一:梦之旅
  弯钩流月悄无声息,泊在墨兰的天际。一场冬雪,淹没了前世的伤感,洁白如纸的心灵深处,需要自己填写快乐。残树疏影间,凄美的呼唤,穿越在月影和心灵叠换的梦幻中。淡去寒凉,鞠一捧炽热在心,灼烧着内心的奢念,开始一个新梦的旅途。
  趁月光妩媚,夜色甜香,尽量睁开水光潋滟的双眼,听月光的纱衣降落于梦开始的地方。夜色在沐浴,我在沐浴,低头沉思和红袖添香的人在沐浴。霓虹闪烁本就是五彩的琴弦,弹奏起一段撩人的音曲。思绪蔓延,翻飞不息,脑海里添一层厚茧,落了一地的绿霞红冠。
  月夜之深,酣梦在乳汁中沉睡,可知晓幸福正薄如蝉翼地向我走来。月色西沉,珠落玉盘的梦幻颗颗清脆,幻化着我的身躯,不敢伸手,唯恐穿透夜的衣衫。
  我的梦,有点湿软,软软地摊了一地,刹那芳华四溢。
  如绸缎般软滑的日子,从纹理深处,熠熠生辉,香甜绵软。
  落雪如席,我坐在梦里,从如约而至到恋恋不舍,都是别样的精彩,嫣然绽放在我的眸子里。只因有梦,才赶了一场锦年花开的奢靡,织就了生命里的明媚。
  
  篇二:梦之旅
  我是梦里沉睡的婴儿
  梦里有干净透明的传说
  有惊心动魄的肉搏
  有小桥流水的恬静
  有光怪陆离的奇幻
  然后,音乐响起
  我的心变得虔诚而安宁……
  激情洋溢的鼓声响起,刺激着我还来不及收拢的思绪,炙热的火光便在眼里放肆的燃烧,喷薄的火山激起我内心狂躁的欲望,想为它舞蹈,或者站在高山上为它纵情歌唱。
  而我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坐在礼堂中,我用俗世的眼睛看自然界的奇观,读人类在历史面前精粹的表演,写音乐撞击灵魂闪出的灵感。
  我看到腾冲人的洒脱与豪放,不羁的舞姿点燃生命的希望。我听到火山喷发的声音,喷涌的气势荡气回肠。
  谁将思绪转折,在黑暗中品细水长流?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柔情似水”这样的意境,斑斑驳驳的思绪像蒙上了水雾,继而又被风吹得一干二净,隐隐约约的雾气中女子的舞姿曼妙婷婷,情意中透着朦胧之美,突然想起蒙娜丽莎的微笑,神秘而捉摸不定。
  梦里的江南水乡在意识里渐渐苏醒,有风拂过心底最温柔的弦,轻飘飘的,像腾冲女子柔软的身段,优雅而轻柔。
  听说江南美女多,而腾冲则是“清水出芙蓉”。(中国散文网- www.tgy1725.net)
  想泡着温泉做一个冗长的梦,醒来时可以断开所有阻塞的神经,对生活对人生做一番大彻大悟。想在热海的气流中蒸发掉所有的杂念,睁开眼可以丢掉所有心灵的负累,对命运对未来做一个人生规划。想从荷花温泉中洗浴出来,放开手忘记前尘往事的纷乱,做一个灵动秀美的女孩。
  喜欢看台上含糊不清的气氛,亦真亦幻的感觉。
  梦幻的意识里边听到铃儿声响,惊扰了我自视清高的梦。
  “我哒哒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郑愁予的马蹄带着书香画卷的味道闯入别人的心,而我们腾冲的古道马帮呢?
  它淹没了多少人的泪与汗,葬了多少人的血与肉。
  我听到他们的呼唤,一声比一声真切,雷雨交加的夜晚,他们奋勇向前,马在嘶鸣与逃窜,多少人带着思念葬在了不安的马蹄之下,狭隘的道路,唯一的经济命脉,却需要多少人的生命去祭奠?
  在困难和阻碍面前从未退缩的灵魂,却在风轻云淡的夜晚以手指月遥望家的方向哭得迷茫。
  “家”多么贴切的字眼,为了生计多少人背井离乡?抓不住命运的安排,只能将现实编排,那条路该怎么走下去才不会被淘汰?
  谁用质朴与坚毅创造传奇?我听到他们的吆喝声,有个声音在心底呐喊:归来吧,归来吧……
  然而,动荡不安的年代里载满了多少人的离愁别绪。谁在农家小院左顾右盼,谁在大山脚下望眼欲穿,谁在暮色时分流连忘返?
  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多少好男儿为保家卫国丧失生命,我不敢想象在那个残酷的战争面前生命有多廉价,不敢去触碰那些触目惊心的疼,我害怕血腥味,害怕一个个年轻的生命在我眼前消失,害怕看到离人的眼泪在我眼前满天飞。
  可现实面前却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它残酷,它冷漠,它不带任何表情看人间的生离死别。而我们的好男儿,生又何欢,死又何惧?他们用身体堵住冰冷的子弹,用生命换身后人的安宁。他们高举敢死队的大旗藐视世间一切困难勇猛向前,他们在战场上抛掉优柔寡断,面对敌人只有勇敢果决。
  子弹穿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落在我寒冷的双眼面前,它张狂,它得意,而我看到它的身体已是鲜血淋漓,它吞噬了别人的生命可依旧冷漠无情,因为它本身就没有生命,它只是一个利用以战争的不长眼的武器。
  可我的心却异常难受,为什么每一个宁静的背后都要付出血流成河的代价?
  回家吧,回家吧,可家在哪儿呢?家变成了矮矮的坟墓落在了国殇墓园。
  风雨过后世界总归宁静的吧,我想。看我们的小桥流水人家不是别有一番韵味吗?
  喜欢那种恬淡的生活,给人心灵上带来一种惬意和享受。突然感受到诗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心旷神怡。跳动的画面总会撩拨起我内心沉睡的记忆,好像游走在人工湖湖畔看微风漾起湖面涟漪,听水车诉说悠远的历史,唱和顺古老的歌谣。
  喜欢听它别具一格的音律,犹如天籁让思绪随风飞舞。喜欢走望不到头的青石坂路,像希望在内心深处慢慢生长。喜欢看质朴清纯的和顺女孩,像湖面含苞待放的荷花婷婷玉立。
  而我又是一个很宿命的人,我喜欢赌,赌青春,赌前程,赌生命,而这些我都输不起,输了,只能任由记忆支离破碎。然后我便喜欢上看别人赌,赌财运,赌阔气,赌石头里的传奇。
  藏在石头下的诱惑被谁挖掘?其实我也想哪天作为主角,陪毫不知情的命运玩一场游戏,不过现在还早,我还穷得一贫如洗。
  旁白里边说:路,一头连接的是历史,一头连接的是未来。
  而我还在做着那个关于腾冲大型史诗、边城绝唱的梦,我是个贪婪的小孩,想做很长的梦不愿醒来,看着民族的瑰丽文化,我有说不出的惊艳,那迷幻的意境,色彩斑斓的景象勾起人内心最原始的欲望,突然觉得自己融入到历史当中,与曾经的人同呼吸共生死。又感觉自己是脱离现实的,像蒸发掉的水汽一样,还是轻飘飘的,心居无定所。
  《梦幻腾冲》演绎出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有惊心动魄的历史,有坚忍不拔的民族意志,还有质朴清丽的农家气息,好一个别出心裁的大型史剧。
  我还想沉睡,回味思想走过的旅程……
  
  篇三:寻梦之旅
  一直以来,很想去看看那个离别了二十多年的村庄,它虽不是我的故乡,但我在那里毕竟生活了十来年,常常会想起那条被填埋掉的小河曾经的模样。昨日心情特别烦闷,很想独自出去走走,于是拿上相机出门,一个人踏上了那条寻梦之路。
  出了那条曾经走过千千万万次的大路,就拐进了村庄,村子不再是我二十年前离开时的模样,房子越来越拥挤,把整个村庄逼仄成一条条横七竖八的巷子,满眼是错杂凌乱的高高低低的房子,我在左转右拐中迷失了方向,无法找到曾经住过的那户人家。这里是城乡交接处,人口特别密集,许多外来人口也聚集在这里,因为这里的房租比城市便宜,故此让这个原本宁静的村子变得喧嚣脏乱。
  在错杂逼仄的巷子里转了几圈,有种穿梭在时空隧道的感觉,熟悉的陌生,陌生的熟悉,我是在寻找自己曾经的人生轨迹吗?也许我们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你很想走回过去的某个人生阶段,重温曾经的某段生活场景,但是你怎么也不能贴近它,总让你似乎是在烟水飘渺处回望,隔着红尘纷繁的门扉,你无法推开它,瞧个仔细。但有些记忆却如潜藏在心田深处的老根,即使忘了浇水也不会干枯,于是一段过往的岁月就在这种模糊与清晰之间徘徊。
  我放弃了寻找曾经的住处,只想再次踏上那个我梦里千回的河洲(我一直把它叫做河心岛,曾写过两篇有关它的文章),我知道它其实早已不存在了,随着河道填埋,它被村民们彻底改造成了田地和建房的地基。但是我还是想再看它一眼。于是走到了河洲边,远远望去,一片荒草萋萋,有一小部分还没有被填埋的地方丛生着一大片沼泽浮萍,那盛开着的紫色萍花,牵引着我的视线,我天生就是容易被哪怕一点点的美丽所触动,久久地站在水泽边,拍下了这仅存的美丽。
  原来的河道几乎都已掩埋,那残存的一股水流已经发黑发臭,水边有一大丛水芹生长茂盛,一位农妇正在采水芹,她不停地起身朝我看,我猜想她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想涉水走向那片曾经的河洲,水虽浅,但是那乌黑的颜色让我有些畏惧,最后终于横下心脱掉鞋子踏进了脏污的水流,脚底下一阵恶心的滑溜溜的感觉刺激着我,好在水域不宽,没几步就上来了。想到二十多年前,每到夏天我都会淌水过河去河洲上戏耍,或者躺在大树下乘凉幻想,那时的河水清凌凌的,淌水时踩在清洁又清凉的鹅卵石上,脚底下的感觉真好。
  我站在一片菜地里向远处眺望,二十年前郁郁葱葱的河洲变成如今的荒凉突兀模样,被垃圾和土石填埋,稀稀拉拉的几座房子建在荒地上,那是几户村民的瓷器作坊,心中掠过隐隐的凄凉,举起相机拍下眼前的景象,菜地里摘菜或施肥的农民惊奇地望着我这不速之客,一个蹲在地上的中年农民实在忍不住好奇,用普通话问我:“你是记者吧,到这儿来拍照,要写我们这里呀?”我告诉他,我不是记者,我只是来怀旧的,二十多年前我曾在这儿生活过。也许他们根本不理解我话中的深意,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想来追寻自己的一个旧梦。
  沉湎往事的心情在落日余辉中,显得缤纷且忧伤,那一刻,现世的我退隐在一个角落,看着过往那个少年在记忆的空间里翩舞,只有在这样的特定场景中,才可以聆听到曾经那远去的足音。
  终究还是要把自己拉回现实,夕阳下,我走在弥漫泥土气息的田畈上,我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沿着田畈向一座小桥走去,途中,看到田畈边上建起了别墅群,真是一种奇特景观,不妨把这看作是现代人渴望田园生活的一种意向吧。
  再次返回村子,在一个老人的带路下,找到了我二十多年前的住处,依然是当年的红砖黑瓦房,只是屋前院落没有了以前的开阔空旷,让高楼逼仄得只剩几十平方的空地。淳朴的女房东一时没有认出我,毕竟离开时才十七岁,她说,你瘦成这样,原来是团团脸,现在变长脸了。我很想说,二十多年的风刀霜剑足以把一个女人的圆脸劈削成长脸了,知道她不能理解,只是说,她没有太大变化,还是不见老。
  进屋后,热情的主人把我让到那间我住过的房间,她最小的女儿春正坐在灯下画瓷器,微笑着听她母亲介绍我,记忆中浮现出那个小我七岁的安静女孩,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在八岁那年被毁掉了一只,依稀记得灾难降临的那个日子,放学回家路上她哥哥与同伴打架,她劝架,一把伞尖偏偏戳中了她的眼,她满身血污被人送回家,后来不得不装上一只假眼,也许一个女人的一生就此有了改变吧。
  看着灯下一边画瓷器一边与我寒暄的春,依然满面含春,还是小时那胖胖的圆脸,脸上丝毫找不出悲愁的痕迹,我真佩服她的乐观心态。悲观忧郁的我在她面前似乎太造作,我与她对生活的态度竟这样相去甚远,要是我能如她一样活得简单快乐一点多好。
  夜幕降临,我推却了主人的晚饭,踏上了归途,白发苍然的男主人怕我迷失方向,执意要送我出村子,一路听他细说着儿子女儿们的近况,我默默祝福着他们全家幸福。挥挥手,作别昔日的村庄,我融进了都市的暮色中。
本文来源:捕鱼平台">捕鱼平台

中国散文网,散文精选,优美散文,诗歌大全,  2.IT人员缩水堪忧:随着运营商从CT领域向IT领域的转型,人才储备与战略转型背道而驰。  阿里在大于通信展台上循环播放的材料中给出了电信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三个比较特征。处理器主频为1.1GHz,可睿频至2.5GHz,四核14nm工艺,更采用全新的x86Goldmont架构,这是自Silvermont以来改革幅度最大的一次。中兴通讯根据实地调研并结合自身的技术优势,最终确定了云服务模式。

相信对于时尚意识较强的年轻一代社交和科技爱好者来说,无疑这是最新的时尚追求。徐明相信,按照这个预测,如果体育和传媒能结合起来,那肯定排在第一。下面就不多说了,直接拆机。  一、明确网络游戏运营范围  (一)网络游戏运营是指网络游戏运营企业以开放网络游戏用户注册或者提供网络游戏下载等方式向公众提供网络游戏产品和服务,并通过向网络游戏用户收费或者以电子商务、广告、赞助等方式获取利益的行为。

  新系统确定使用以1开头的特种号码,让出以9开头的固话。  “闽台可在车联网、船联网、智能家居、人体感知、智慧城市等领域携手深耕。  此外,用户发现被错误识别成IrisPro580的笔电,其图形性能并未有提升。王成全说,还要进一步加快产业结构调整,这可能是东北地区都面临的问题,重点是提升老三样,汽车、石化、农产品加工,壮大新四样,即医药健康、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和旅游业,推动形成具有持续竞争力和支撑力的产业体系。

中国散文网首发:/sanwen/134896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